二月河逝世 希望这是2018年的最后一次告别

作者:九戈龙

2018年12月15日凌晨,二月河逝世。

在微博和朋友圈的时代,悼念和告别成了一种很廉价的事情。似乎发个双手合十或者蜡烛的表情,自己就和刚刚故去的名人有了共鸣和牵绊。

然而,像是金庸、二月河这样对我一生影响巨大的人离去,我宁可做一个愁思短暂即已歌的邻人,写几句浅薄的悼词,也不能不留下一点记录。

2018年,已经有太多的文化娱乐界名人故去,让冬天显得格外萧瑟,我们掰着手指,默默计算时间,希望最后的两周平静度过。

二月河的三部小说以及改编的电影早已家喻户晓,很多公众号的纪念文章也将他的生平介绍的很详尽,我不想赘述。在吉文网的语境下,只说一点:

清穿小说之所以成为女频长盛不衰的重要题材,清宫戏之所以成为久演不腻的影视题材,二月河居功甚伟。我认识的不少女频作者到北京旅游时,经常会选择雍和宫作为重要目标,睹物思人,遥想四阿哥当年潜居的风姿。

随着年龄和学识渐长,其实我对于清史和那三个皇帝也慢慢有了自己的看法,有些观点和二月河不尽相同。但回想那三部小说,必须要承认,它们给我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当年废寝忘食挑灯夜读的日子,是值得的,是幸福的,它们对我的影响持续到了今天。

斯人已远,作为粉丝和后辈,唯有仰望和怀念。

 

相关文章

党的光辉照我心

关于网络文学史,我也想写点儿什么

预告和简介篇 本站原创稿 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