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终要将网络文学做成影视的附庸?

来源:企鹅生态 网文全版权   2020.10.31

2019年终报本应是阅文集团发展的分水岭,以新丽传媒为代表的影视(版权)业务取代阅文赖以起家的网文阅读成为第一大收入区块,是“阅文”向“阅影”正式转换的年份。然而新丽传媒上半年业绩爆雷,让这个过程中止,也使得阅文首度出现业绩亏损。

根据阅文上半年报,新丽传媒收入锐减至1.3亿元净亏近亿,拖累阅文版权收入大减40%。在2020年,新丽已必然连续三年无法完成与阅文的业绩对赌,这使得新丽录得减值超过44亿元。

“收购新丽传媒”这笔阅文于2018年以155亿天价进行的交易在账面上无疑是失败的。相比之下,阅文在2019年萎缩的网文收入与付费用户量回升,展示出经典互联网需求在疫情期间的价值。

从光线接手新丽传媒是个让人迷惑的交易

但无可奈何花落去,阅文的主体业务仍逐渐让位于影视业务。在10月19日,阅文宣布整合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并发布了一批影视作品项目,其中包括被阅文(盛大文学时代)卖出去又被买回来、如今被后端改编市场完全主导的《庆余年2》。

阅文这家以网络文学为概念的公司,如今业务主导权与发展方向都高度集中于影视。相比之下,其赖以起家的网文阅读逐渐陷入困境。

这一方面是由于外部竞争所致。免费阅读冲击下,阅文越发守不住网络文学这个互联网娱乐需求。

在此前的文章中,[企鹅生态]也说过网文市场的2020年最大特点就是重归高强度竞争,不仅字节跳动的番茄小说依靠免费阅读快速聚合起数千万日活,并构建起网文圈的投资合作生态,甚至连百度、盛大系都重新回来做网文阅读了。

其中占据AppStore分类排行榜前三快一年时间的番茄小说,已经聚合了数千万日活,早晚会成为以流量计算的最大网络文学渠道;相比之下,在上半年财报中,阅文承认其在免费阅读领域的进展迟缓。

番茄小说公开宣布其年稿费分成将在未来达到5亿,可用以对比的是阅文做了这么多年,稿费分成也就是15-20亿的水平。

番茄小说通过投资生态构建起另一条商业化路径,导流给其投资的付费阅读网站,包括其今年投资的塔读、中文在线、九库等,这一方面盘活了整个非阅文系的网文网站,同时也为做付费阅读和冲击网文IP高地探路。

这个事情要上升到整个互联网产业高度去看,是腾讯与字节跳动关于网络文学这个需求的竞争。根据CNNIC的说法,在2020年网络文学仍旧是个有增长的4.6亿级用户需求。从腾讯与字节跳动的全面竞争角度看,阅文在成为腾讯系的缺口。

另一方面,影视本身不是阅文股价的救命稻草。守不住网文的阅文在未来互联网产业中是没有位置的。

网文阅读与影视本质上终究是两个独立的娱乐需求,而非设想中的工厂流水线式生产。即便是天天被拿出来说事的《庆余年》,其本身也是个很难复制的案例。

事实上,以《庆余年》的投入、演员阵容和流量支持,其成功是可预见的。《庆余年》已经是是网文黄金年代的最强作品,但其小说作品在《庆余年》剧集的成功中有多少贡献是值得怀疑的。网文与影视的联动作用,是个被夸大的命题。

指望以高度套路化的网文内容为基础,批量复制《庆余年》类似的作品本身就是不靠谱的。

《庆余年》是个早在2014年就被低价售出、多方辗转的IP

另外,依靠影视并不能拯救阅文的股价,从新丽传媒爆雷案例就可以看出,市场不给影视传媒公司高估值是有原因的。作为创意产业,其成功到底能否延续至下一年始终是最大的疑问。

事实上,阅文能够在2017年底以港股冻资王之姿IPO,依靠的是其作为网络文学这个经典互联网需求老大的位置。网络文学的生产、分发能力才是构成阅文估值的关键,过度追求影视业务本来就是是舍本逐末。

毕竟无法稳固在网络文学行业地位的阅文,即便能拿出再多赚钱的影视作品,在未来的互联网产业中也是没有位置的。

相关文章

迎来“下半场”,网络文学准备好爬坡过坎了吗

来源: 橙瓜网文  2020.

南方日报:网络文学应有主流文学的担当

来源:阿菩 爆侃网文 2021

2020年度网络文学榜样作家“十二天王”出炉,往届天王六成封神

来源:阅文IP 2020.1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