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成神”并不难 绝技在于你敢不敢跟市场“唱反调”!

来源:爆侃网文 2020.12.18

今日访谈

柳暗花溟

中国作家协会成员
中国编剧工作委员会成员
2006年至今,共创作长篇小说二十部,出版简体作品十五部,繁体作品十四部,售出影视版权六部,参与的编剧作品数部。

代表作

《驱魔人》《神仙也有江湖》《美人谋律》《变身皇太女》等,其中后三部都在影视孵化中。
最新签约中文在线旗下四月天小说网,正在连载作品《绛都春》

回首我的写作经历,从二零零七年下半年至今,不知不觉的发现自己已经在网文界笔耕了十三年。

时间就像流水,不紧不慢的向前流淌不息,而我的写作生活,也是这样一天天继续下去,只有蓦然回首的时候,才会回首岁月时发出时光匆匆的感慨和感悟。

从时间和年龄上看,我是个老作者了,与我同期开始写作的人,现在还留在网文界的,恐怕已经不多。在天才美少女们扎堆的现时期网文圈,我甚至觉得自己也算个异数。

一次开玩笑和朋友说,不然我重新起个笔名叫“天山童姥”吧。

但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对文学和读者们仍然是惶恐的,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没有经验可总结的“新人”,但总结来看,也仍然觉得自己这么些年还是有很大进步的空间的,但认真学习和总结经验也是必不可少的。

对我来说,网文之所以动人,之所以吸引读者,之所以成为一种文化现象,是因为它不断的在更新,不断的在创新,变化非常快。

身在其中,每个人永远都是个“新人”,也永远走在奋力前行的路上。

我其实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文艺学爱好者,踏入网文界既没有家庭的压迫,生活的压力,也不像家里有矿的富二代,只是玩票的性质,我纯粹就是因为喜爱和巧合才开始网络文学创作。

07年的时候我摔伤了腿在家休养,在论坛上看小说时追《鬼吹灯》,结果跑到了起点。我的第一本小说《驱魔人》也是发表在“起点中文网”。

那个时候“起点中文网”的女频还没有独立,我就成了混在一群男作者之间写一本女频书的异类作者,但有幸,我的这本书能够被编辑和读者赏识,于是从签约到推荐,再到我的读者越来越多,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很多人都说我是一本成神的作者,因为处女作就实现了简体出版,繁体出版和电子版的三丰收。放眼二零零七年,也算是相当亮眼的成绩了。

但其实在写这本书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网络文学创作这件事情。

我不懂什么是大热的类型,这本《驱魔人》属于灵异类作品,本来就是冷门,加之我也不懂读者的喜好,不懂什么是节奏感、升级感、爽点,可以说仅凭着一腔热血在创作,只是特别想写出一个好看的故事而已。

现在回过头再来看,也许是这种懵懵懂懂的未知状态,才能创造出忠于自己本心,能够引发读者心理共鸣的东西。
适应市场,满足读者,当然是非常好也是非常正确的一件事情。

但是,创作的自由和热情,读者也一定会感觉到的。

我觉得读者其实并不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打动人心的好故事。

如果他们只是喜爱某种类型的作品的话,每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优秀却独特,不同于以往常规的作品横空出世,横扫各大榜单了。

不过我得承认,我的运气很好。

毕竟我不是一个很自信,很能坚持的人,是命运、读者还有同样写书的作家朋友们,不断推动我向前走。

想当年我写了1万多字,发现读者不多的时候,也曾经想过放弃,这时候有编辑来找我签约了。

因为灵异是冷门,前5万字成绩不佳,我对自己产生自我怀疑的时候,是网站的前辈、巨神向他们的读者介绍我的书;
而当我被一些读者骂的狗血淋头,哭着想结束写作时,也是我的金牌粉丝兴奋的跑过来告诉我说:66你坚持呀,这本书热度这么高,你要红了…

“一本成神”听起来好像很爽,但是对于我来说也是一座爬不过的高山,因为第一本书就已经站到了顶峰上,此后的作品也就不断的想维持这个高度,甚至去超越它。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迷失过,特别是我第二本书仍然在男站发书,却不被男读者喜欢,扑街扑得找不到北的时候。

也是那时候我知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句话可以是真的。

毕竟我最初的愿望只是想写出好看的书,让读者喜欢而已。

于是我决定——写我自己想写的,不管成绩!

那时候全体女站都流行宫斗,我就偏要写一本仙侠!

结果我的神仙也有江湖,也红了。

之后大家都在写古言,我反其道而行之,写了一本现言《涩女日记》成绩仍然很好!

所以我反过头来写《金风玉露》热度很高;

写《美人谋律》还获得了中国作协的重点扶持项目奖;

写《变身皇太女》在杂志连载的时候获得过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品荣誉。

这个时期,我差不多写的每本书不止是电子版成绩不俗,也能实现简繁体的出版,还有好几本还卖出了影视版权。

由此我总结出经验:不要为了改变风格而改变,一切都要听从于故事,听从于角色。

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影视版权售出后,影视公司要怎么拍?什么时候拍?拍出的效果怎么样?这已经不是原著作者可以左右的了,我相信命运自有他的安排。

回归到网文写作上,每个作者的写作风格和方式都不一样。

我觉得要吸收别人的优点,但也要保持自己的本色。

就比如我,每次写一本书之前,都要考虑这本书有多少人写过,成绩都怎么样,和我的设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如果我的设定比较大众,写的人很多,基本上我就会放弃。哪怕是那种很普通的类型,我也一定要找出独特的地方来突出它。

这样写作其实是很辛苦的,尤其我这种喜欢挑战题材间风格迥异的作者,自然读者不容易固定,也不容易培养铁杆。

但是我就是喜欢与众不同,而且我也就这样做了!

在和一群里的作者们曾经开玩笑说:把大家都分个古代的门派:文笔沉稳,风格正统的是少林派;文采斐然,优雅飘逸的是武当派;还要有五岳剑派、唐门、古墓派,甚至西域的教派等等,但他们竟然就把我一个人分到了魔教——因为我太“任性”,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但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在我看来,写一本书首先得自己开心,然后才能带给读者同样的开心,文字是一座桥梁,人和人的心灵总是能共通的。

2017年之后,因为家里出了巨大的变故,我这两年的写作状态并不是很好,写的字也不多,甚至开始渐渐的懒惰。我再一次想过放弃,退出江湖。

可是真舍不得读者,也舍不得我脑海里的那些故事,所以在朋友们的鼓励下重整旗鼓,签约了中文在线旗下的《四月天小说网》,开了一本古言《绛都春》。


虽然和以前一样,我不写太大众的东西,这本新书也还是力求创意独特有趣,是很少人写过的题材,古装版的麻辣鲜师。

女主角不仅拥有教育才能,春风化雨。身份也是比较稀有的情报分析专业人员,所以她在事业和爱情线上也会有所突破,一个不同以往的故事情节,也是我想给读者呈现一些不一样的感受。

我曾和朋友开玩笑说,我就是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但是,我要像潮水,涌到最前面,再勇敢的退回去,期待着新一轮的奔流。

这一路走来,真的感谢在各个关键的时候对我伸出援手的大家呀。没有他们,就没有我柳暗花溟,也没有我那十几本小说。

我是柳暗花溟,熟悉我的读者,还有朋友们都叫我66,阿拉伯数字的6,我能一本接一本的写下来,诚然是因为自己对文字的热爱,对故事的热爱,但和来自各方面的鼓励都分不开。

无论时代变迁,66仍然是个“新人”,今后也会和大家一起在网文界奋斗,另有一句听起来烂大街,但十足真理的话:坚持就是胜利。

与君共勉,也请大家多加关照呀~

相关文章

夏烈:谁来制定网络文学规则?中国已经领先一步

来源:网文全版权 2020.1

《中国文艺评论》|网络文学终将突破审美认知的同温层

来源: 胡疆锋 须文蔚 中国文

对话网文作家Priest:出入科幻、武侠、女性成长题材,日常之下是个体隐秘突围与超越

来源: Priest、邵燕君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