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网络文学应有主流文学的担当

来源:阿菩 爆侃网文 2021.01.08

编者按

近日,在中国作协组织下,136位知名网络作家在上海发出《提升网络文学创作质量倡议书》,呼吁全国网络作者坚持正确的创作导向,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强化社会责任感,积极弘扬正能量,打造网络文学的绿水青山。倡议书中还提到,网络文学目前正处于转型升级发展的关键时刻,应提升文学素养,遵循创作规律,提倡“降速、减量、提质”,强化创新精神,拒绝跟风写作,克服功利心态,反对同质化、抄袭风、粗制滥造,为读者奉献更多的精品力作。广东省作协副主席、著名网络文学作家阿菩出席了相关活动会议并在会上发言。本期文艺评论特邀阿菩围绕网络文学如何勇挑时代重担、提升创作质量、加强行业自律进行了评析。
另一方面,在网络资讯高度发达的今天,便捷、及时、高效、互动的新媒体阅读方式,正受到越来越多读者的青睐。以新诗为代表的文学作品一方面借助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得到了广泛的推送和分享,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中受到新兴传播渠道和方式的影响,以致在创作上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如何认知和把握传统文学在新媒体背景下所面临的创作与传播的新环境及产生的新特点、新趋势?《中山大学报》主管、青年诗人郝俊撰文分享了其思考观点。
此外,本期文艺评论还包括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黄礼孩关于广州摄影家陈锐军舞蹈摄影作品特色的赏析文章,敬请垂注。


2020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文艺界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影视界成立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准备建立一份“违法失德人员清单”;

二是136位网络作家联名发出《提升网络文学创作质量倡议书》(下称《倡议书》),抵制“三俗”、反对抄袭,提倡“降速、减量、提质”。

《倡议书》登上热搜的同时,某知名作家和另一名编剧、制片人相继就抄袭事件公开道歉,这似乎预示着网文圈、影视圈的行业风向正在转变。

这次《倡议书》的出炉,我也是136人之一,作为亲历其事的其中一员,深觉《倡议书》的出现正当其时,网络文学的确到了应变、该变、不得不变的时候了。

我在2019年的成都网络文学论坛上,曾将网络文学类比于《诗经》中的“国风”,将当代传统文学类比于“二雅”,因为“二雅”比较阳春白雪,走高雅的精英路线,且带有官方色彩;而“国风”则更具明显的民间性、世俗性和草根性,创作上相对活泼自由。

不到一年的时间,我的上述看法就发生了改变。

2020这一年国内外形势变化令世人猝不及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亦随着新冠疫情的到来而更趋明朗化——这意味着,网络作者所面对的外在环境已经发生重大改变。

在这一重大的时代节点,中国对新冠疫情的积极应对和亮眼表现,令全世界为之瞩目;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与国力的进取、民族的复兴相适配的,是国家必然对中国的文化影响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疫情期间,全国人民团结一心、共克时艰的种种世相,极大地激发了民众的文化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也给中国的文化从业者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可以说,中华文化的复兴、发展、输出,不仅是民族的愿景,更是时代的趋势。

文学作为文化的根部、灵魂,在这一时代的风口必须起到引领的作用。而网络文学在近十年里,是文学中对整个文化产业影响最大的组成部分之一,在这样的大局势下,焉能不变?

时代对网络文学的要求变了,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

从外在环境来看: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网络文学一度处在边缘地带,存在一种混乱的、无序的、野蛮生长的“自由”。而如今,当网络文学从边缘逐渐走向中心,从亚文化逐渐走进主流,道德与法律的约束也就随之而来。

从作者的自我要求看:早期隐身在某个角落里、可以不负责任“自嗨”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时;那种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和点击率的价值导向,也必然成为过去时。

自古以来,文学就肩负着记录时代、引领精神的历史使命。

无论是现实主义的国风,抑或是浪漫主义的屈赋,都以其独特的方式反映时代的风貌,发出人民的呼声,因之成为“一代之文学”。

而网络文学从小众文学滥觞,到如今声势浩荡进入主流,从某一角度来说,已有一代文学之雏形。

主流应有主流的担当!

网络文学必须跟上国家文化复兴、文化出海之路,这既对所有的从业者提出了挑战,也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

抵制抄袭与“三俗”只是最基础层面的要求,接下来更进一步的是要引导网络文学走精品化路线,最终能够推出代表国家高度与民族高度的名著,在文化复兴、文化出海中占领高地。

网络文学中的精品力作,必须向《西游记》《三国演义》等通俗文学的顶峰看齐,向《哈利波特》和“漫威宇宙”等外国优秀通俗文学发出挑战。

以敬畏之心,攀凌云之峰,进一步丰富和扩大网络文学的文学内涵,书写属于新时代的经典文学,努力成为中国新时代的文学代表,带动影视、动漫、游戏等下游文本向好向优发展。这是时代对网络文学要求,也是网络文学当下的使命。

网络文学发展到今时今日,在事实上已经出现分类、分层。

分类是指题材与体裁而言,大部分网络作者都有了自己专擅的领域;而分层是指就影响力而言,网络作者群体已出现“头部”“腰部”和“根部”的分野。

大量的“腰部”和“根部”作者仍然处于生存顾虑之中,他们以写作为谋生手段,将主要精力放在维持生存上,这无可厚非。

但是对于已经解决生存问题、并拥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头部”作者们,在整个行业面临转型的时候,如果还是只求获得市场收益、放弃精品路线,那就会与国家对我们这个群体的期待产生偏差。

再进一步,如果一位知名网文作者成为了某个地区或者某个领域的领军人物,那他要担负的就不只是一种社会责任,还有行业责任,代表网文行业去承担起当代中国文学繁荣发展的一片蓝天。

庞大的市场能够允许相当一部分网络作者扮演“说书人”的角色,赚一口衣食,但所有有抱负的网络作者都不应该止步于此。他们理应扮演更加正面的、积极的、影响更大的角色。

昔日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巨匠,如果也斤斤计较于温饱,困守于书房,那他们的文学力量必不能推动形成后来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

同样的,我们这群人也不应该只看到眼前的个人利益与实际困难,而应该多想想怎么代表这个行业发声,用键盘去担负起书写时代的历史责任。

或许我们下定决心、矢志追求的目标,未必能够实现,但假如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敢朝那个方向迈进,那还没启程就已经失败了。

相关文章

来源:中国作家网 9月16日,

中国作协召开全国重点网络文学网站联席会议暨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座谈会

内容来源:中国作家网 9月7日

中经社发布文化产业IP报告,这些IP位列Top50榜单!

文章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6月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